景觀道路vs.道路景觀

景觀道路vs.道路景觀

posted in: 193文集 | 0

轉載自
記憶193
文/‎Yue-Joe Hsia

實在很洩氣,一點進步都沒有。
花蓮縣和公路總局執意要拓寬三棧溪到七星潭的193縣道,以疏解蘇花改完工的車流,並發展七星潭景點觀光,又是一個以開路引領開發的爭議。感慨的是:能夠論述的其實已經說了幾十年,可是只知道依據交通流量規範來規劃的公路工程單位,這麼多年仍然只知道,「景觀道路」和開完路再做「道路景觀」是完全不一樣的思維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,公路總局在墾丁半島東側拓寬往佳樂水28號縣道,阻絶了風吹砂地景的砂源。當時還在林試所任職的徐國士丶金恆鑣老師,找到行政院政務委員費譁(台灣國家公園的推手之一),下令公路總局設法挽救。我當時被徐丶金指派參與了好幾次的協調會,我還特別找來台大土木系的楊德良教授,建議做風洞試驗,以改變原來只依工程手冊設計的排水涵洞。開會中我即建議公路總局應該要增加景觀設計師的人員,而不是只有墨守規範的土木工程人員。1984年2月費譁被公車撞逝世,公路總局也就不理我們了。

九十年代末,我到東華。台11缐拓寛的爭議是另一案例,當時和公路總局的工程人員討論,為什麼要將花蓮溪口到鹽寮這一段設計成四線大道,以致於上邊坡的擋土牆高達二丶三十公尺?他們的回答是依據行車速度60公里的設計規範必須如此。我擧美國西岸101公路的景觀道路設計是南丶北向車道即不是在同一斷面(高速公路林口路段亦有南丶北不同一斷面的設計)。當時有位工程人員即回應他們是做道路景觀,不是在做景觀道路。搞了二十年,公路工程人員的想法仍然沒有任何景觀的概念,令人難以理解。

接下來,蘇花高速公路的爭議中,國公局的設計又說採用第三代生態工程設計,不會影響環境。工程專業的自大腦袋可以當時的工程大師歐晉德為例:他曾說去加拿大參觀,高速公路建好之後,兩側景觀工程,建設的自然生態非常好。我們當時覺得要阻擋台灣再四處建高速公路,最佳的方法即是將高速公路工程局給裁撤。不過我們的腦子也是太簡單了,高工局是裁撤了,可是公路總局的人還是原來的工程腦袋。

風吹沙地景被毀四十年後,193縣道的拓寛仍然是道路景觀和景觀道路的老問題。由設計上說,目前雖然有想儘量避免破壞海岸防風林(花更多的錢),但是防風林並非一個工程事務。防風林是一個複雜適應系統,必須有一定的縱深(防風林帶必須要有相當的寛度),在遭到颱風干擾後,才能有恢復的靱性--龍王颱風後,70%的防風林受到破壞,但是這幾年才能逐漸恢復,即是一例。現在在防風林邊緣開一條寛直的大馬路,風場的改變是否會嚴重減低防風林自我恢復的能力,公路設計的工程人員有沒有研究過呢?工程一做下去,能夠再重來嗎?

這麼多年,我們一直糾纏在開路是解決交通壅塞的唯一方法,公路總局能否請教一下交通管理的專業?公路建完後,解決交通壅塞的人可不是公路工程人員。國道高速公路目前所採用的閘道車流管制措施,即是非工程人員能夠想出來的(一個簡單的模擬即可獲得讓公路上車輌維持等速,是解決車流的最佳方案)。謹此拜託公路總局的工程人員,多多和其他領域的專業交流,不要又用發展與不食人間煙火的環保人士的對抗,來遮掩自己尃業不求進步的怠惰。

Leave a Reply